經理人廣告
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 ? 獨家企劃 ? 富貴鳥“鎩羽”

富貴鳥“鎩羽”

2019年10月24日 14:35

富貴鳥《償債能力分析報告》再次震驚金融圈。以該方案計算,富貴鳥普通債權清償率僅為2.5%,而且一大半還要靠購物代金券來償還,即100元的債最終能換來1.11元現金和1.63元購物券。按富貴鳥一雙價值149元的鞋子計算,至少得需要1萬元的債券。

停牌3年,復牌失敗,還負債40多億,一代鞋王富貴鳥(01819.HK)最終隕落于資本市場。

8月12日晚,老牌鞋企富貴鳥發布公告,宣布公司股份最后上市日期將為2019年8月23日,而股份上市地位將于2019年8月26日上午9時起取消。

自2016年9月1日起,富貴鳥股票停牌,3年漫長等待來退市的消息。而此前,富貴鳥也曾發布公告表示,由于股份暫停買賣,并且有尚未償還債務,影響業務經營,公司正在破產重整,根據破產重整的進度安排復牌計劃。

6年時間,富貴鳥從高調上市到黯然退市,它并不是第一家折戟的鞋企,也不會是最后一家。

欠債42億

頂著“中國真皮鞋王”稱號,2013年,富貴鳥登陸港交所。但沒想到,上市僅三年,就停牌了。

富貴鳥的上市之路也很波折。2010年,富貴鳥原計劃在港股IPO。但到了2012年,又轉向A股,在A股IPO暫停和財務核查開始后,富貴鳥卻未提交財務自查報告,并在2013年5月31日撤回材料。最后,又由A股轉回港股上市。

上市后的富貴鳥,日子過的也不太好。自2015年起,其業績開始下滑。

據財報數據顯示,2015年富貴鳥凈利為3.92億元,同比減少了13.09%;2016年凈利潤為1.63億元,同比減少了約59.16%。2017年上半年業績凈收入約為4.12億元,同比減少了48.09%,歸屬于富貴鳥所有者的凈損失約1088.7萬元。

自2017年中期財報后,富貴鳥就再無財報披露。

雪上加霜的是,富貴鳥連續投資的金額公司共贏社、叮咚錢包石獅市富銀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如今倒閉或陷入危機。

公開資料顯示,2017年11月,福建晉江福興拉鏈有限公司向法院起訴富貴鳥,請求判令富貴鳥支付福興公司貨款5.67萬元;同年12月,佛山市南海匠新鞋業有限公司起訴富貴鳥,請求判決富貴鳥清償貨款56.81萬元及利息。上述兩起案件開庭時富貴鳥都沒有答辯,受理法院均判富貴鳥向原告支付貨款。

高負債也是富貴鳥倒閉的原因之一。此前,為支持公司業務轉型需要,富貴鳥于2015年4月發行公司債“14富貴鳥”(代碼122356),發行總額8億元,期限5年。隨后,其還發行了公司債16富貴鳥SCP001(代碼011698173)4億元,16富貴01(代碼118797)13億元。

這些債為后續公司陷入危機埋下了伏筆。據中國基金報報道,去年3月1日,14富貴鳥深度下跌83.14%,次日再度下跌14.29%,3月5日和6日又分別下探12.53%和34.76%。

僅僅四個交易日,該只100元票面價值的產品從每單位103.8元急挫至8.56元,而91.75%的累計跌幅,一舉創造出中國資本市場史上最低價公司債產品紀錄。

作為債權受托管理人的國泰君安在去年2月份發布公告稱,富貴鳥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額違規對外擔保事項及資金拆解事項,截至2018年2月28日,富貴鳥資金拆借金額合計至少42.29億元;發行人至少存在49.09億元資產金額可能無法收回。截至2017年12月31日,發行人可動用的活期存款及流動資金不足1億元.

停牌前,富貴鳥股價報3.88港元/股,總市值51.89億港元。據統計,富貴鳥涉及到的債權人超過了200家,公司即將取消上市地位,投資人手中的股票,幾乎等同“廢紙”。

白手起家

1957年,富貴鳥創始人林和平出生在福建省石獅市一個名叫長福村的地方。與許多白手起家的企業家們幼時的經歷一樣,林和平的家庭經濟條件困難,其從10歲開始便輟學干活,替父母分憂。

種地、燒磚、賣魚,幾乎什么苦活累活林和平都干過,直到1976年長福村成立了“長福村瓦窯農業社”,林和平進入該社擔任管理人員兼出納,才算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,一干就是6年。

后來在1982年,平時頭腦靈活,做事愛琢磨的林和平被社員們一致推舉為“瓦窯農業社”的廠長。3年的廠長工作,為林和平日后創業積累了寶貴的經驗,也為其打開了眼界。

1984年,伴隨著改革開放、下海經商的浪潮,石獅人紛紛辦廠,不甘落后的林和平拿著僅有的4萬塊錢,跟19個堂兄弟一起創立了富貴鳥集團的前身——石獅市旅游紀念品廠,生產單價只有幾元錢的人造革的涼鞋和拖鞋。

當時,整個工廠只有十幾個工人,經營、管理制度也極不靈活,因此前景也不被人們所看好,逐漸地有人選擇退出,5年之后,持股人最終只剩下了林和平、林和獅、林榮河與林國強這四個堂兄弟。

于是四人重組了旅游紀念品廠,決定轉向生產真皮休閑鞋,并注冊了“富貴鳥”商標。“一代鞋王”的故事就此開始。

企業重組后的第一年就證明了轉變方向是正確之道,以一筆出口前蘇聯1萬多雙皮鞋的訂單為開頭,1990年全年竟賣出了10萬雙休閑皮鞋,相當于年計劃產銷量的10倍。

隨后石獅旅游紀念品廠更名為石獅市福林鞋業有限公司,并在1992年正式成立了富貴鳥集團,與之而來的是數不盡的企業榮譽與蒸蒸日上的公司業績。

“國家級星火計劃龍頭企業技術創新中心”、“中國馳名商標”、“國家免檢產品”、“中國真皮領先鞋王”等等,這些都是圍繞在富貴鳥集團頭頂上的光環,林和平本人更是曾連續兩年榮獲“福建經濟年度人物”稱號。

2012年,憑借著2000余家品牌專賣店,富貴鳥一躍成為全中國第三大品牌商務休閑鞋產品制造商,及第六大品牌鞋產品制造商。其營業收入也從2011年的20.37億元,升至2014年的29.44億元,同年凈利潤達到4.5億元。

截至2013年6月30日,富貴鳥在國內的31個省、自治區及直轄市擁有3195家零售門店以及60個經銷商。其中,經銷商門店1259家,第三方零售門店1702家,直營門店234家(主要分布于一線城市)。員工最多時,人數曾接近1萬人。

而這已經是富貴鳥的巔峰所在了,很快,“一代鞋王”便走上了下坡路。

以鞋抵債

2017年12月,富貴鳥創始人之一林國強去世,其子女當庭宣布放棄繼承父親所有財產,轟動商界。

據多家媒體報道,林國強在富貴鳥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擔保人,涉及金額高達2.9億元。而銀行提出訴訟請求,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為第一順位繼承人,在繼承遺產范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。

富貴鳥的債務情況一直都不樂觀,據國泰君安此前的報告,富貴鳥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額違規對外擔保事項及資金拆借事項,至少49億元資產金額很可能無法收回。這包括貨幣資金1.65億元、應收賬款2億元、存貨2億元、其他應收款42.29億元、固定資產1.15億元。

本來快被漸漸“遺忘”,今年5月網上流傳的富貴鳥《償債能力分析報告》再次震驚金融圈。以該方案計算,富貴鳥普通債權清償率僅為2.5%,而且一大半還要靠購物代金券來償還,即100元的債最終能換來1.11元現金和1.63元購物券。按富貴鳥一雙價值149元的鞋子計算,至少得需要1萬元的債券。

款式單一未能迎合新消費,庫存積壓,涉足不熟悉的金融業等等,富貴鳥不是第一家折戟的鞋企,也不會是最后一家。

沒有成功的企業,只有時代的企業。當被時代拋棄時,連一聲再見都不會說。

■ 文 / 王瓏娟 劉博(本文首發于《經理人》雜志2019年10月刊)

  本文來源: 經理人網 責任編輯:sinomanager-li
原創文章版權歸經理人網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。本平臺對轉載、分享的內容、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僅供讀者參考,本平臺將不承擔任何責任。如文章涉及版權問題,請您與我們聯系(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)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,謝謝!
? 热血传奇花屏补丁